【我们的改革开放】两代人的“花”样年华

【我们的改革开放】两代人的“花”样年华

  王珉芝和他培育的蝴蝶兰新品种 “青州金凤”。 (李文亮 摄)

  央视网音讯  “这种蝴蝶兰就是‘青州金凤’,不光花色好,花期也特别长。”花卉大棚里,69岁的父亲王珉芝捧着心爱的兰花向人介绍,这种时刻,他眉眼之间溢满笑脸 。

  我叫王广磊,本年 41岁,是山东青州的一个“花二代”,算是与改革开放同龄。父亲这辈子,最爱的就是兰花,20多年来,天天跟兰花打交道。受他影响,我也喜欢兰花,毕业后就跟他学技能 ,快20年了。

  家里真正开始种蝴蝶兰,应该是1999年。但记忆中,父亲年青 时就爱养兰。1986年,父亲在东高镇种子站工作,院子里建了一个小花棚,养着国兰,我们现在的花卉大棚里还有那时分 养的花。

  1996年,父亲去昆明参加花卉博览会,各种鲜艳美丽的蝴蝶兰让他眼界大开,一株蝴蝶兰就能够 卖到240块钱,更让他心动不已。后来,他从单位下岗,坚决 了做蝴蝶兰生意的决心。为此他又去了两次昆明考察,回来后在东高镇建起了第一个蝴蝶兰基地。

  刚开始是从南边 进制品 花,再运到青州卖。后来,父亲发现进小苗自己养大更挣钱,就进了几千棵蝴蝶兰幼苗试着养。

  蝴蝶兰是南边 花卉,当地没人种过,并且 养蝴蝶兰与养国兰也不一样,不再是业余喜好 那么悠闲,进花养花需要大笔资金,可那时我们一没资金二没技能 ,压力可想而知,果然,养蝴蝶兰,我们没少交膏火 。

  第一批买回来的蝴蝶兰都死了,后来了解 是“水土不服”,种花的土壤不行。父亲做了很多实验 ,木炭、铁矿石、树皮,都曾用来做土壤配料,用了好几年,实验 了十几种土,才把这个问题解决了。

  最初的基地都是土棚,北方的冬天气温也低,没有温度调节设备,温度达不到,从台湾进了1万多株蝴蝶兰幼苗都不抽梗,也不开花。当时,父亲茶饭不思,一天到晚就想着咋让蝴蝶兰开花,乃至 用上激素,把花催开,但效果不行,花很快就败了。

  为了把握 温度,父亲那时夜里每两个小时起来一次,拿着温度计进花棚,把测量 的数据记在笔记本上。

  像这样的弯路我们没少走,但父亲向来 没有畏缩 ,正是苦苦的坚持才换来了现在的满棚花香。台湾养蝴蝶兰的技能 是最好的,我们的技能 和他们已没什么不同 。

【我们的改革开放】两代人的“花”样年华

  王珉芝在兰花育种棚里,这里有100多种兰花。 (李文亮摄)

  “要想把蝴蝶兰养好养大,技能 过关了,就不能光跟着人家后头走,一定要有自己独特的品种 。”父亲的眼光很久远 。

  蝴蝶兰考究 新、奇、特,青州花卉全国著名,种苗却是弱项,有必要 培育自己的东西,才干 在市场上占有 份额。

  培育新品种 的过程十分 漫长,我们的第一个蝴蝶兰新品种 “青州金凤”培育成功至少用了6年时间,有的品种 需要的时间更长,组培室里,往往要从上万株乃至 几万株小苗里进行选择、杂交、培育。

  2015年12月28日,“青州金凤”通过审定,取得 了林木良种证。这个过程父亲悉数 参加 ,亲自从2000多个子代中选出了“青州金凤”。“青州金凤”多杈、耐低温、花期长、花色鲜艳,适合 北方栽培 ,一株比普通蝴蝶兰能多卖两块钱,仍供不该 求。

  一项项难关霸占 了,早年 在很多人眼里养不活的蝴蝶兰在青州越养越好,规模越来越大,现在我们的绿圣兰业基地有70多亩、32000多平方,本年 能有70万株蝴蝶兰上市。

  “曾经 是我们从上海进花,现在他们到我们这里来进货。”每每提到这事儿,父亲都很是骄傲 。

【我们的改革开放】两代人的“花”样年华

  王珉芝和王广磊一同 查看蝴蝶兰长势。 (李文亮摄)

  20年的时间里,我跟着父亲一路走来,深知其间 的艰苦 ,也到过不少当地 学习技能 、考察市场。我们种兰的条件越来越现代化,曾经 ,没有电脑,查点资料很困难,花肥也要自己探究 着配,现在,大棚内控温控湿、卷网卷帘、喷肥喷药、水处理等悉数 完成 了主动 化,网络更是不断改变着我们的出产 和出售 方式。

  互联网时代,要想把花卖好,就得用好电子商务,这一点上,我和父亲的观点 一样。我们十几年前就开通了电商,但最初主要是宣传企业,这几年跟着 人们消费观念的变化,国内蝴蝶兰市场的开展 很快,一年添加 几千万株的需求量,我们的电商出售 也水涨船高,一年出售 额能占到总量的三成,未来,我们准备把出售 重心更多地向电商倾斜。

相关阅读